学校缺水老师求助媒体领导谈话让他写检讨书1500字

时间:2019-5-5 作者:admin

学校缺水老师求助媒体领导谈话让他写检讨书1500字,近日,宜宾县安边镇XX小学陈松松老师专程到宜宾找心理医生减压。他说,因为他向媒体反映学校用水困难一事,结果被安边中心校及XX小学负责人找去“谈话”,还写了一份书面“检讨书”,让他在教师大会上当众“检讨”。

昨日,安边中心校和XX小学负责人均表示,只是希望给媒体反映情况的老师当众“做个说明”,而且他们与陈松松的谈话是一次思想沟通,并非批评。

事由:学校缺水老师向媒体反映

陈松松今年31岁,师专毕业,安边镇XX小学7年级1班班主任,有着九年的教龄。今年11月初,因为学校供水缺乏,不少师生课后都要去井里挑水吃,影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。于是,陈松松向宜宾当地一家媒体反映了此事。缺水事件经媒体报道后,引起了各方的关注。经过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的积极协调,用水情况目前得到缓解,这本是一件好事,可没想到却给他带来了“麻烦”。

学校缺水事件见诸报端后,11月18日上午,朝阳学校的上级教育行政主管单位——安边镇中心校校长刘军、XX小学校长罗永红等六七位领导找到陈松松“谈话”,言谈中指出其遇事应该先向领导汇报,而不应该直接向媒体反映。

陈松松说,领导找他“谈话”了2个多小时,让他在当日下午召开的全校教师大会上作检查,检查写了一千多字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大会上念完的。“我写了一份草稿,领导们看后,给我加上了‘我对不起学校’之类的话!”

检讨:压力过大找心理医生咨询

陈松松说,这件事对他的精神压力太大,

11月19日,他请假专门来到宜宾找心理医生咨询减压。“当众检讨让我感到羞愧,我究竟做错了什么?”陈松松委屈地说,他从心里觉得自己的行为并没有错;而对上级领导突如其来的批评,他感到很茫然。“我快崩溃了!”

XX小学的部分老师对陈松松的评价是“性格直率、爱较真”。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说,18日上午,学校领导安排人把陈松松老师从宿舍里叫到办公室“谈话”,具体谈了些什么内容,大家不晓得,不过,时间有点长(估计有一两个小时);当陈老师从办公室出来后,只见他眼圈红红、神情沮丧、一声不吭。当天下午,学校紧急召开全校教师大会,陈老师在大会上作公开检讨,“陈老师在检讨时表情很不自然,脸也通红的。”对于陈松松是不是在大会上作检查,学校的其他一些老师表示不愿发表意见。

校方:并非检讨谈话是“沟通思想”

昨日,接受采访的XX小学校长罗永红说,此前,学校因为缺水一事受到媒体关注,不少老师都在互相猜测是谁给报社打的电话。“学校当时只是让反映问题的陈老师对这件事做一个‘说明’,并非让他写检查,事后学校更没有让他承担任何责任。”罗永红表示,学校领导的目的是消除教师们“谁给媒体打电话”的猜测,并没有批评陈老师的意思,希望陈老师不要有误解或其他想法。

“我们的确找过陈老师谈话,前后有1个小时的沟通时间;其间我们并没有批评他;老师作为一个公民,有向媒体反映情况的权利。”安边镇中心校校长刘军说,找陈老师谈话虽然涉及到他打电话反映学校缺水一事,但没有批评他的意思,只是希望他以后遇到问题逐级汇报,若层层反映后仍得不到解决,他可以选择其他如向媒体反映等渠道。

对此,宜宾县教育局党委副书记贾开容表示,他们对此事进行了调查,校领导找老师谈话、沟通思想很正常,不过从这件事情上看今后要注意方式方法;学校领导在这件事上一再保证没有批评过陈松松,希望陈老师放松心态,专心上课。

声明:本网站内容均为原创内容,具有唯一性,请学生可以放心大胆使用,老师不会发现有重复内容的。